MDClub
首页
注册

《鱼篓令》陈先发

admin
2021-07-09 15:54:32

那几只小鱼儿,死了麽?去年夏天在色曲

雪山融解的溪水中,红色的身子一动不动。

我俯身向下,轻唤道:“小翠,悟空!”他们墨绿的心脏

几近透明地猛跳了两下。哦,这宇宙核心的寂静。

如果顺流,经炉霍县,道孚县,在瓦多乡境内

遇上雅砻江,再经德巫,木里,盐源,拐个大弯

在攀枝花附近汇入长江。他们的红色将消失。

如果逆流,经色达,泥朵,从达日县直接跃进黄河

中间阻隔的巴颜喀拉群峰,需要飞越

夏日浓荫将掩护这场秘密的飞行。如果向下

穿过淤泥中的清朝,明朝,抵达沙砾下的唐宋

再向下,只能举着骨头加速,过魏晋,汉和秦

回到赤裸裸哭泣着的半坡之顶。向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