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lub
首页
注册

《青蝙蝠》陈先发

admin
2021-07-09 15:55:07

那些年我们在胸口刺青龙,青蝙蝠,没日没夜地

喝酒。到屠宰厂后门的江堤,看醉醺醺的落日。

江水生了锈地浑浊,浩大,震动心灵

夕光一抹,像上了铿锵的油彩。

去死吧,流水;去死吧,世界整肃的秩序。

我们喝着,闹着,等下一个落日平静地降临。它

平静地降临,在运矿石的铁驳船的后面,年复一年

眼睁睁看着我们垮了。我们开始谈到了结局:

谁?第一个随它葬到江底;谁坚守到最后,孤零零地

一个,在江堤上。屠宰厂的后门改做了前门

而我们赞颂流逝的词,再也不敢说出了。

只默默地斟饮,看薄暮的蝙蝠翻飞

等着它把我们彻底地抹去。一个也不剩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