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lub
首页
注册

孤独国

admin
2021-07-09 16:01:48

文/周梦蝶


昨夜,我又梦见我

赤裸裸地趺坐在负雪的山峰上。

.

这里的气候黏在冬天与春天的接口处

(这里的雪是温柔如天鹅绒的)

这里没有嬲骚的市声

只有时间嚼着时间的反刍的微响

这里没有眼镜蛇、猫头鹰与人面兽

只有曼陀罗花、橄榄树和玉蝴蝶

这里没有文字、经纬、千手千眼佛

触处是一团浑浑莽莽沉默的吞吐的力

这里白昼幽阒窈窕如夜

夜比白昼更绮丽、丰实、光灿

.

而这里的寒冷如酒,封藏着诗和美

甚至虚空也懂手谈,

邀来满天忘言的繁星……

.

过去伫足不去,未来不来

我是「现在」的臣仆,也是帝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