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lub
首页
注册

《轻盈的呼吸》伊万·蒲宁

admin
2021-07-09 15:49:43

在公墓的一座新近筑成的坟冢上,立着一个新的橡木十字架,它结实,沉重,光滑。 四月,天色灰暗。穿过光秃秃的树木,远远地就可以看见这宽广的外县公墓上的一块块墓碑。冷风吹着那十字架脚下的瓷制花环,发出铮铮的音响。 十字架中央嵌着一个够大的凸出的圆形瓷相框,里面有一张相片,是个中学女生,她有一双快乐的,异常活泼的眼睛。 这就是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 在一群穿褐色中学生制服的小姑娘中间,她并不突出。她是许多可爱、富有、幸福的小姑娘中间的一个,有天分,但是淘气,根本不把班主任的训诫放在心上。除此之外,关于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她不是一天一天地,而是一小时一小时地长大成熟起来。到了十四岁,她不仅有了纤细的腰和秀气的脚,而且有了轮廓动人的胸脯和人类的语言至今无法形容的种种迷人的体态。到了十五岁,她已经被公认为美人了。她的一些女伴是那么着意梳妆,洁身自好,一举一动无不谨慎小心!她呢,什么都不怕——不怕墨水弄脏手指,不怕满脸通红,不怕披头散发,也不怕在奔跑中跌一跤露出膝盖来。她不经意不费力地,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就拥有了使她最后两年在全校如此出众的一切:绰约的风姿,华丽的穿戴,灵活的举动,明亮的眼睛……跳舞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跳得过她,滑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跑得过她,舞会上没有一个人像她那样吸引人。不知为什么,也没有一个人像她那样受到低年级同学的爱戴。她在不知不觉间成了一位少女,她在学校里的声誉也在不知不觉间树立起来。已经有人议论说,她轻浮,没有拜倒在她脚下的男人就不能生活;还说男生申辛疯狂地爱上了她,而她似乎也爱申辛,不过对申辛的态度反复无常,弄得申辛直要寻短见…… 据学校里的人说,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最后一个冬季简直玩疯了。那是个多雪而晴朗的严冬,太阳早早地就落到白雪皑皑的校园中一株高大的云杉后面去了,它总是那么明朗,光芒四射,预示第二天也是个寒冷的晴天,可以在大教堂街上散步,或者到市立公园的冰场上去滑冰,还有玫瑰色的黄昏,音乐,以及在冰场上滑来滑去的人,其中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看来是最无忧无虑,最幸福的一个。然而有一天,大课间休息的时候,她正在大礼堂里一阵风似的飞跑,后面跟着一群快乐地尖声叫嚷的一年级小姑娘,却突然被叫到校长那里去了。她在飞跑中猛地站住,只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用女性惯有的动作迅速理好头发,拉一拉肩上的围裙带子,目光炯炯地跑上楼去。看上去还年轻而头发已经花白的校长拿着毛线活儿静静地坐在写字台前,她背后那面墙上挂着沙皇的肖像。 “您好,梅谢尔斯卡娅小姐,”校长用法语说,眼睛仍旧盯着毛线活儿。“很遗憾,我不得不一再叫您到这儿来,好跟您谈谈您的品行。” “我听着呢,夫人。”梅谢尔斯卡娅说着向写字台前走去,泰然自若,神情活泼,但是脸上毫无表情地看着校长,行了一个屈膝礼,姿态是那么自然和优美,只有她一个人做得到。 “您不会好好听我说,很遗憾,我相信您不会。”校长说着扯了扯毛线,牵动了油漆地板上的线团,梅谢尔斯卡娅好奇地看了线团一眼。接着校长抬起眼睛来又说:“我不想重复说过的话,也不想发表长篇大论。” 梅谢尔斯卡娅很喜欢这间一尘不染的大办公室,天冷的时候,光亮的荷兰式瓷砖炉烤得房间里暖烘烘的,写字台上的铃兰花散发着幽香。她看看站在一间豪华的厅堂中央的年轻沙皇的全身像,又看看校长那一头从当中分开,并且压出整齐的波纹的白发,沉默地等待着。 “您已经不是个小姑娘了。”校长意味深长地说,心里渐渐恼怒起来。 “是的,夫人。”梅谢尔斯卡娅随随便便,几乎是高高兴兴地回答说。 “但也不是少妇。”校长更加意味深长地说,她那没有血色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首先,这是什么发型?这是少妇的发型!” “夫人,我的头发长得好,这不是我的过错。”梅谢尔斯卡娅说着用两手轻轻地摸了摸她那梳得很漂亮的头。 “哦,这不是您的错!”校长说,“梳这种发型不是您的过错,插这些贵重的梳子不是您的过错,挥霍父母的钱去买二十卢布一双的鞋子也不是您的过错!可是我再对您说一遍,您完全忽略了一点:您现在不过是个中学生……” 这时候,梅谢尔斯卡娅突然彬彬有礼地打断了校长的话,语调仍旧那么随便和平静: “请原谅,夫人,您错了,我是少妇。您知道这是谁的过错吗?是我爸爸的朋友和邻居,您的兄弟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马柳京的过错。事情发生在去年夏天,在乡下……” 这次谈话之后又过了一个月,在火车站月台上一大群刚下火车的人当中,一位哥萨克军官开枪打死了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这位军官其貌不扬,土里土气,跟她的生活圈子里的人没有丝毫共同之处。她那一番使校长听了难以置信、万分震惊的自白完全得到了证实:军官对法院的检察官说,梅谢尔斯卡娅被打死那天本是上车站来给他送行(他要去诺沃切尔卡斯克),忽然说她从来没打算爱他,所有那些关于结婚的话不过是拿他开心罢了,接着就给他看了一则日记,上面写到马柳京。 军官说:“我匆匆看完这几行字,就在月台上(她在那儿来回走动等我把日记看完)开枪打死了她。请看去年七月十日她写了些什么。” 那则日记如下: “现在是夜里一点。我刚才沉沉睡去,又立刻醒来……今天我成了少妇啦!爸爸、妈妈和托利亚都进城去了,我一个人在这儿。我独自一个人觉得那么幸福!早晨我在花园和野地里散步,也到树林里去了,整个世界上仿佛只有我一个人,脑海里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美妙念头。午饭我也是一个人吃的,后来弹了一个小时的钢琴。音乐使我产生一种感觉,仿佛我将永远活着,而且比任何人都幸福。后来我在爸爸的书房里睡着了。四点钟卡佳把我叫醒,说阿列克谢·米哈伊维奇来了。我高兴极了,我是那么乐意招待他,陪他玩儿。他赶着两匹非常漂亮的维亚特种马来,这两匹马一直站在台阶旁边。他留下来是因为下雨了,他想等晚些时候路干了再走。没见到爸爸,他表示遗憾。他兴高采烈,在我面前像个年轻的情人,讲了许多笑话,说他早就爱上我了。午茶前,我们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天又放晴了。虽然气温下降,阳光却耀眼地照着整个湿漉漉的园子。他挽着我的手,说是他和玛格丽特在一起的浮士德。他五十六岁了,但是还很好看,总是穿得漂漂亮亮(我只不喜欢他披着斗蓬来),身上散发着英国香水的气味。他的眼睛黑黑的,很年轻,可是那一把大胡子却是银白色的,雅致地朝两边分开,长长的垂着。我们坐在有玻璃窗的外廊上喝茶,我一时觉得有些不适,就在沙发榻上躺下来。他先是在吸烟,后来靠拢我坐下,又说了些恭维我的话话,接着就仔细看我的手,吻我的手。我拿一块丝巾盖在脸上,他隔着丝巾吻了我的嘴唇几次……我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疯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是这样的人!现在我只有一条出路……我对他的反感是如此强烈,真受不了!……” 在这四月天,城市显得清洁,干燥。石板路又白了,走在上面使人觉得轻松愉快。每逢星期日,午前祈祷结束后,在通向城外的大教堂街上总会出现一个穿一身丧服,戴一副黑色细羊皮手套,拿一把乌木伞的身材瘦小的女子。她沿着公路走过一个有许多被煤烟熏黑的铁匠铺并且有野风徐徐吹来的肮脏的广场,往下,在男修道院墙脚边的水洼,向左转,就可以看到一个大园子,里面种着低矮的植物,周围有一圈白色围墙,大门上端画了一幅圣母升天图。那瘦小的女子连连画着十字,习以为常地沿着主要的甬道走去。她走到那橡木十字架对面的长椅跟前,就在冷风和春天的寒气中坐下来,坐上一小时两小时,直到她那双穿着单薄的皮鞋的脚和戴细羊皮手套的手完全冻僵才罢。春天的鸟儿在美妙地歌唱,冷风吹得瓷制花环发出铮铮的声音。她听着,有时候就想,只要能够去掉眼前这个没有生命的花环,她愿付出她余下的半生。这花环,这坟冢,这橡木十字架!下面难道就是她,用一双永含生命光辉的眼睛从十字架上那个凸出的圆形瓷相框里向外看的她?怎么让如今与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的名字连在一起的那可怕事件跟这纯洁的目光吻合呢?然而这个瘦小的女子在内心深处是幸福的,像一切耽于某种狂想的人一样。 这个女子是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的班主任,年纪不轻了,还是处女。她早就靠一种代替了现实生活的空想生活着。起初,这空想围绕着她的哥哥,一个贫穷的,丝毫不引人注目的陆军准尉。她把自己的整个心灵跟哥哥,以及哥哥的前程(不知为什么在她看来是光辉灿烂的)结合在一起。她哥哥在沈阳附近战死以后,她就用她是一个有思想的劳动妇女的信念来开导自己。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的死使她迷醉于一个新的梦幻。现在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时刻缠着她的思想情感。每逢节日她必定来上坟,一连几小时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橡木十字架,回忆棺材里面那张有许多花卉围绕着的苍白的小脸,回忆有一天无意中听到的话。那天大课间休息的时候,奥莉娅·梅谢尔斯卡娅和她的好朋友,又胖又高的苏博京娜,在校园里一边散步一边像放连珠炮似的说: “我爸爸有一本书(他有好多可笑的古书),里面讲到一个女人应该有什么样的美……讲了那么多,你明白吗?没法全部记住。当然啦,要有像沸腾的煤焦油似的黑眼睛(我发誓真的是这样的说:沸腾的煤焦油!),夜一样黑的眼睫毛,淡淡的红晕,苗条的身段,比一般尺寸稍长的手(你明白吗,比一般尺寸稍长!),小巧的脚,大得适度的胸脯,浑圆的小腿肚,贝壳色的膝盖,圆圆的肩膀——好多都快让我背下来了。说得真对!你知道主要的是什么吗?是轻轻的呼吸!我就是这样,你听听我怎么呼吸——对吗?” 如今这轻轻的呼吸重又弥散在人世间,弥散在浮着白云的天空里,弥散在春天的冷风中了。